【博肖】博君一笑

*全文9500+

*现实向,自娱自乐

*如与现实雷同,那真是太好了!

(每日一喊:博君一肖szd!!)



01.

这不是肖战第一次见王一博。

一年前,他们曾在那档综艺中同台过,当时二人不曾交谈。

没想到一年后竟然会再次合作,肖战不由感慨缘分真奇妙,也不知道王一博还记不记得他。

肖战悄悄看着站在自己右前方的王一博,对方帽檐压得很低,嘴唇紧抿着,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写了四个字在脸上——“关我屁事”。

对王一博的高冷早有耳闻,肖战起初担心对方不好相处,后来又觉得王一博可能只是话少罢了。

既然他不愿多说,自己多说点便是,谁让他比王一博大六岁。

肖战哥哥信心满满,相信自己能如春日的暖阳一般,来温暖王一博这座万年不化的冰山。

 

02.

开机的第一天上午,肖战就险些被打倒,差点败在这座名为“王一博”的冰山脚下。

整整一天,除开台词,王一博跟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好,我是王一博。”

或许都不用除开台词,毕竟对方所饰演的角色说的话跟本人那可是不相上下。

肖战极度怀疑这个角色的原型就是王一博。

 

今天拍的第一场戏,讲的是剧中两个主角十六年后重逢,蓝忘机一眼就认出了魏无羡。

由于二人还未熟悉,导致王一博的眼神始终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,而不是一个多年未见的故人。

NG多次后,导演叹了口气,决定先拍其他的场景,让王一博先酝酿一下情绪。

王一博一个人坐在一边的大石块上,呆呆地看着前方,脸上依旧没有表情,令旁人看不穿他在想什么。

肖战却隐约感觉,王一博看起来有些失落。

也是,换位思考一下,要是由于自己的原因而导致NG多次,那心情肯定好不到哪里去。

况且今天还是拍戏的第一天,开门不见红,一来就碰见个槛。

肖战左右瞅瞅,捞起助理刚刚拿过来的一瓶水就往王一博那边去了。

 

王一博似乎在发着呆,没注意到肖战走到了身旁,待他回神时,肖战手中的水已经递到了他眼前。

“天气这么热,喝点水吧,”肖战想想,又补了一句,“没开过的。”

王一博眨眨眼,犹豫地接过,闷闷地道了声谢。

本以为肖战只是过来递水的,没想到他递完水便顺势坐在了自己旁边。

王一博瞬间变得局促起来,他这性格说好听点是内向,不好听就是社恐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。他和肖战到现在都没说过几句话,他也不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,不知道肖战想要做什么,脑子里冒出的疑问像一团毛线,都快把他给缠死了。

“等会儿你别紧张啊,你紧张,我也紧张。”肖战忽然跟他说道。

这话正好把王一博从一团麻线里面扯了出来。

不同于导演声情并茂地讲戏,也不是经纪人苦口婆心地教导,更不是助理的碎碎念。

他知道肖战比自己大六岁,但是对方没有丝毫的前辈架子,就像跟自己同龄人的随口一句话。

他不由对肖战生出几分亲近感。

“我跟你说我之前有次拍戏啊,我跟女主角第一次见哦,第一场戏就是吻戏,女主角趁我喝了水过来强吻我,然后我最开始没忍住,喷了人家一脸水……”

现在提起这件事,肖战已经完全不会觉得尴尬,只是当时自己的样子,想起来就很好笑,他便不由自主边说边笑了起来。

其实王一博并没有听明白肖战在说些什么,他回过神的时候,前因早去了一半,见肖战说得起劲,又怎好打断?于是他就那样盯着对方,似乎还真有几分全神贯注的样子。

渐渐,他被肖战生动的表情吸引住了。

肖战的笑容太有感染力,让王一博也不自觉勾起了嘴角。

见王一博笑了,肖战觉得自己的“牺牲”还是有意义的,不枉他将这件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再翻出来。

没想到,这小孩笑起来还挺好看的。

恰巧这时,导演叫两人再拍一次重逢的戏。

肖战立马应了,转而俯身,拍了拍王一博的肩。

“这事儿我可就只告诉你啦,”他压低声音,“别给我传出去了啊,丢人。”

“不过啊,”肖战狡黠地冲王一博眨了眨眼,又补充道,“能博君一笑,丢人就丢人吧。”

饶是王一博再迟钝,也明白了肖战这番话的用心。

“谢……”

道谢的话在嘴里绕了三圈,没来得及酝酿好情绪送达,肖战就已经转身离开了。

只余下手中这瓶沾着对方手心温度的矿泉水。

王一博悄悄覆过刚才肖战拿着的瓶身,看向对方背影的眼神有几分莫名的情感。

 

03.

那天后,肖战与王一博的关系近了不少。

自肖战发现王一博笑起来很好看后,时不时就爱逗他,希望让他多笑笑。

“攻略”一座冰山,似乎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难嘛。

熟悉起来后的好处,自然是拍戏顺畅占了第一位。

肖战觉得自己“攻略”王一博,和魏无羡“攻略”蓝忘机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不过,王一博可比蓝忘机好太多。

蓝忘机明明关心对方,还要装得不理不睬。

王一博就很简单明了,把你当朋友了,话自然就变多了。

有时两人在片场互怼,王一博怼不过肖战,就开始动手了。

于是演变成了小学生片场互殴。

工作人员们一副姨母笑的样子,感叹二人关系可好。

王一博听闻,迅速翻了个白眼。

“谁跟他好了,天天欺负我。”

肖战:“……”

好像也没比蓝忘机好到哪里去。

肖战作出痛心的模样:“王一博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?谁欺负谁?”

王老师一撩长发,仙气飘飘地又翻了个白眼。

肖战捞起袖子,把露出来的手臂伸到对方面前。

“看看,你刚给我打的,红了!”

王一博垂眼,一片红色在白嫩的手臂内侧确实格外扎眼。

他当时心里就悔了,怎么下手这样重,然而嘴上还在据理力争。

“你先打的我。”

“我就轻轻拍了你一下,谁知道你还了我十倍的力气!”

肖战都快气笑了,他突然想起网上的一句话:“他轻轻打你一下,是为了让你撒娇,而不是要你用十倍的力气还回去”。

看看王一博这睚眦必报的小学生样,也是注孤生的节奏了。

算了,我善良,我忍了,谁让自己比他大六岁呢?

肖战放下袖子,不再打算跟王一博纠缠如此幼稚的话题。

结果王一博见他不说话,以为他生气了,急急忙忙地拽住了他的袖子。

“干嘛?”

肖战瞅着对方欲言又止的表情,咂摸出了点意思,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恶趣味。

他装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作势要甩开王一博的手。

王一博果然急了,拽得更紧了些。

“有事说事,”肖战睨了他一眼,“拉拉扯扯,成何体统。”

“你打回来吧。”

“啊?”肖战好似没明白。

“我让你打回来,”王一博把手伸在肖战面前,“你打吧,我不还手了。”

肖战强压下疯狂上翘的嘴角:“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气啊王老师?”

“不是……”王一博有些无措,“我、我……”

见对方都要抓耳挠腮了,肖战总算是演不下去了,“噗”地笑出了声。

王一博瞧他一笑,转眼便明白自己被戏弄了,顿时脸都黑了,他将肖战的袖子用力一甩,险些把对方拉个踉跄。

“诶,一博!”

被叫到的人狠狠瞪了他一眼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糟了。

肖战暗叫不好。

玩过了,生气了。

咋哄啊?

 

04.

要说王一博这个人啊,是真的狠。

生起气来,对自己狠,对别人更狠。

平时就冷着一张脸,现在的表情更是难看,走到他旁边都感觉气温骤降20度。

组里的人都很奇怪,谁惹王一博生气了?

“罪魁祸首”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

肖战是想道歉的,但是王一博不给他机会啊。每天拍完戏,立刻走人,一秒都不耽误。

面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肖战,他可以完美做到——装作看不见。

肖战觉得这样不行,不利于剧组拍戏氛围,谁受得了天天挨着一个随时要火山爆发的大冰山啊?

不冷死也得吓死。

 

这天,王一博有两场戏在晚上,而肖战的戏早在白天就拍完了,于是他偷偷跑去了片场等着王一博结束工作。

正值盛夏,蚊子泛滥成灾,恰好肖战又特别招蚊子,他走得急,什么装备也没带,只好不停地原地打转,祈祷王一博快点拍完。

可能上天听到了他的祈愿,王一博的戏是第一个结束的。趁着暂时还没人,肖战赶紧蹿到了王一博的休息帐篷前。

“嗨!”肖战跳到王一博面前,兴高采烈地冲他笑。

王一博被吓了一跳,但很快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,他抬手将肖战拨开,直接进了帐篷。

看来是还没好。

肖战只好跟了进去。

“哎呀,我错了一博,你别生气了。”肖战凑到王一博的面前,可怜兮兮地看着对方。

“哥不该戏弄你的,你别不和我说话啊!”

见王一博依旧无动于衷,肖战决定发挥撒娇绝技,他拉着王一博的袖子就开始左摇右晃地不撒手。

“王一博,一博,王老师!”肖战瘪着嘴,“你看我特地来给你道歉的,快被蚊子咬死了!”

听到这话,王一博瞬间就心软了,但是又气肖战明知道招蚊子还不带花露水。

他看向肖战,见眼前人露在外面的地方没一处逃过了蚊子的“毒嘴”,特别是脖子,被咬了好几个包,估计又被肖战用力地挠了几下,缀在冷白的肤色上,如同几朵红梅。

暧昧得像吻痕。

王一博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,轻咳一声转过了头,然后口是心非地吐出两个字。

“活该。”

“有你这样对哥哥讲话的吗!”肖战抗议道。

“我又没让你来。”

王一博的倔脾气又上来了,肖战只好顺着他的毛。

“好好好,是我自己来的。我真的错了,没有下次了!”

外面忽然有人喊了王一博一声,王一博作势要出去。

肖战见王一博还没原谅自己,放过这次机会,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?

于是,他彻底丢开了脸皮,一把抱住王一博的手臂,死死不松手。

“肖战,你干什么!”王一博惊讶地睁大了双眼。

“我不管,你不原谅我,我就不松手了。”

“别闹。”

“谁闹了!”肖战不服气,闹脾气的人还跟自己说别闹,真逗。

但他万万不敢把这话说出来,不然王一博得气到猴年马月去了。

“一博,我真的错了,对不起嘛,”肖战把脸往王一博的手臂上蹭了蹭,“你大人不计小人过,宰相肚里能撑船。”

王一博瞥了他一眼,又收回了目光。

“一博!王一博!”肖战放软了声音,福至心灵地一声,“蓝二哥哥~我错了!”

王一博总算是忍不住,笑出了声。

“好你个王一博!”肖战撒开对方的手,“你居然……”

“跟你学的。”王一博勾着嘴角,挑衅地看着肖战。

肖战一时语塞。

王一博转身,从包里翻出一个药膏,朝肖战扔了过去。

“擦擦你浑身的蚊子包。”

肖战接过,嘟囔了一句:“也不知道怪谁。”

至此,在肖战的撒娇打滚下,王一博的气总算是消了。

 

05.

人形大冰山终于收起了零下的温度,又变得正常起来。

虽说组里的人至始至终不知道王一博到底怎么了,但是至少结局是好的,也不再去深究了。

肖战和王一博又回到了之前斗嘴打架的小学生模式。

男孩就是这点好,一旦和好,事情就算翻篇了,谁也不会再去提起。

 

这天,肖战刚拍完一场戏,正朝休息室走去,刚好碰见王一博的助理抱着一大堆的花花绿绿的东西。

肖战便快步过去,准备帮个忙。

“来,我帮你拿。”

“战哥?”助理有些受宠若惊,“不了不了,我自己来,怎么好劳烦你,你是要去休息吧?”

“没事。”肖战接过助理手中一半的东西,“这些是粉丝送给一博的礼物吧,今天怎么这么多?”

“这不明天一博生日吗……”

“啊?”肖战惊了,“明天是他生日啊?”

助理点点头:“是啊,所以后援会的姑娘们赶着今天送过来。”

肖战低头看着怀中的这些礼物,喃喃着:“我都不知道啊……”

其实肖战不知道也很正常,没人会把自己的生日时常挂在嘴边,更别说像王一博这样的锯嘴葫芦。

可是,有点愁。

今天的戏份特别满,根本抽不出时间去挑礼物。

要不先欠着吧?王一博应该不会在意。

肖战如是想。

 

帮助理将那一堆礼物送上车后,肖战独自走回片场。

他边走边想着送什么给王一博好,可想了一大圈,也没挑出个好。

“喂。”

霎时,肖战差点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吓得魂飞魄散。

“卧槽!”肖战惊魂未定地拍了下胸口,“王一博你要吓死我啊?”

“你走路不看路啊?这么不经吓。”王一博鄙夷地看着肖战,“跑哪儿去了你?”

“我……”本来要说出口的话打了个滚,“我去厕所了。”

“厕所不就在休息室旁边吗?”

“我走错了不行啊!”肖战梗着脖子,演出了几分气恼的样子。

王一博看来是信了,两人一起回休息室的路上,嘲笑了肖战好几回,又被呛了回去,最终还是演变成了“互殴”。

肖战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爽快地问王一博一句,明天是不是他的生日。

他有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在暗处扎了根。

他想给王一博一个惊喜。

 

06.

这一晚拍的,是魏无羡与蓝忘机的初遇,说起来还挺有意义的,但是打戏居多。

情景发生在屋顶,拍起来还是有些困难。

今夜的天气很好,能清晰地看见挂在天幕上的点点繁星。

肖战比王一博先爬上屋顶,他顺势看向了天,突然灵光一现,做了个决定。

 

在导演喊“卡”后,今天的工作便是完成了。

只见肖战收起道具,交给旁边的人后,匆匆地跑走。

王一博也没多想,只当肖战急着去卫生间。

他慢慢悠悠地收拾起来,心想着等肖战一起回酒店。

“王~一~博!”

王一博抬头朝传来喊声的方向张望,瞧见了趴在屋顶上朝自己挥手的肖战。

“你又爬上去干嘛?”王一博走近了些,问道。

肖战不答,只一个劲儿冲他招手,意思是让他上来。

没辙,王一博也只好爬上刚刚拍戏的那个屋顶。

肖战见人上来了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王一博便走过去坐下。

“干嘛啊?”王一博很是不解肖战为何又跑上来。

“你看今天晚上好多星星啊!”肖战指着天上,答非所问,“你看,这是白羊座,这是处女座,这是天秤座!”

王一博不懂星象,还以为肖战精通,于是跟着点头。

“这些是我乱说的。”肖战忽然站起来,看着王一博哈哈大笑。

“你小心点。”

虽说又被耍了,但是王一博看着肖战的动作,担心占了上风。

“你是什么星座的?”

“我?”王一博没想太多地答道,“狮子座。”

“生日快乐!”

肖战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说了出来。

他直视着王一博,笑得开心极了。

王一博好一会儿都是懵的,开口的第一句竟是:“我生日是明天。”

肖战无奈地耸肩,叹了口气。

“你看看时间吧,你以为拍完戏还很早啊。幸亏刚刚我跑得快,再慢点就赶不上了。”

王一博下意识去摸口袋,却想起手机不在身上。肖战只好把自己的手机递到了他眼前。

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八月五日,零点零分。

王一博终于恍然大悟,原来肖战之前所做的一切铺垫,是为了在零点跟自己说一句“生日快乐”。

他20岁的最后一刻,是肖战陪他度过的。

在漫天星辰的之下,肖战是第一个给他说生日快乐的人。

这不是他第一个,没有家人陪伴的生日,却应该是他最难忘的一个。

因为有人为他争分夺秒地精心打算。

“感谢老天给了个这么好的天气,要是下雨我还真想不到该怎么办了。”

肖战坐回王一博的身边,看着天空感叹着。

“实在没有时间去给你准备礼物了,就先陪你看看星星吧,礼物我会补给你的。”

王一博抿着嘴唇,低声道:“不用了。”

“怎么不用?”肖战转头看着他,“有想要的东西吗?我给你买!”

王一博笑了笑,还是摇头。

“别啊,”肖战一手撑着屋檐,斜身靠了过去,“说嘛,想要啥,不要客气啊。”

对方突然凑近,王一博惯性地往后微仰。

剧组的灯光映在肖战的侧脸,那人本就白皙的肤色,此时更如白玉一般;唇下那颗小小的黑痣,就仿佛是墨笔轻点的。

却晕染在了王一博的心上。

肖战看进了王一博的眼中,只觉眼前人的瞳孔竟比夜色还暗几分,但是瞳中的光,却比今夜的星辰还璀璨。

屋下人声鼎沸,他们仅囿于檐上这一小块天地,静得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。

似乎有些心绪融进了周身的空气中。

直到两人的助理呼喊他们的名字,这才慌张地移开了目光。

肖战有些晕晕乎乎,还没站稳就打算朝下走,幸亏王一博眼疾手快地拉了他一把。

他道谢,那人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

肖战这时有些不敢看王一博的眼睛。

“礼物,”王一博俯身到肖战右耳边,“先欠着。”

说罢,他先肖战一步下了屋檐。

肖战怔愣在原地,下一秒像被火燎着了一般,抬手捂住了右耳。

灼热的呼吸传了个彻底,肖战敢肯定,他的耳朵现在又红又烫。

 

07.

肖战最近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王一博。

原因很简单,他感觉自己有些动心了。

苍天作证,肖战前二十多年是个比电线杆还直的直男,女朋友也交过不止一个。

当然,不得不承认的是,王一博比她们都好看,且具备一切让人动心的因素。

可能那晚氛围实在太适合心动了。

肖战想,如果王一博能跟他一样躲着自己就好了,这样就不会太尴尬。

毕竟“同性恋”三个字,是现在他们两人谁都承受不起的。

不过,肖战还是小看了王一博直来直去的性子。

肖战躲着自己,王一博怎么可能感觉不到。

没过几天,王一博总算逮住机会,把肖战堵在了休息室里。

“你为什么躲着我?”王一博开门见山地问道。

“没啊,”肖战用喝水掩饰着,“我哪儿躲着你了?”

“屁,这几天你都不等我一起回酒店,也没怎么跟我说话。”

“什么啊,”肖战作出不解的模样,“这几天的戏拍得我都快累死了,你不也是吗。我就想快点回去洗洗睡觉,我在微信上给你说了啊。”

“算了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王一博一瞬不瞬地看着肖战。

肖战点点头,喝着水:“你说。”

王一博深吸一口气,表情变得有些许不自然。

“肖战,我有点喜欢你。”

“噗——”

一语惊人,肖战口中的水全数喷了出去。

“你在开玩笑嗦?”肖战被呛得不停咳嗽,直接讲起了家乡话。

王一博急切地解释:“我没有,我很认真的。”

“我是男的。”肖战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懂了,”肖战擦着嘴上的水,“你是站在蓝忘机的视角,所以才会觉得喜欢作为魏无羡的我。毕竟不论剧本里还是小说里,他们都是……没关系,拍完就好了……”

“不是,”王一博强硬地打断了肖战的话,“我喜欢的是你,不是魏无羡。”

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我是认真的!”

这五个字,王一博几乎是吼出来的,他害怕肖战不当真地敷衍他。

“一博,我大你六岁。”肖战的声音听上去很疲惫。

“我不在乎,”王一博上前一步,“你是男的,大我六岁,我都不在乎。”

良久,才听见肖战叹了一声气。

“你只是入戏了,一博,你还没有用时间去想清楚,所以你以为你对我是喜欢,其实说不定根本不是。”肖战微微摇着头。

王一博本还想反驳,但是看着肖战脸上那从未见过的表情,生生忍住了。

“好,我会好好想想,但我要你给我一个机会。”王一博注视着肖战说道。

“什么?”肖战抬眼。

“你不是还欠我生日礼物吗?”王一博始终注视着肖战,“我要你等我,等我想清楚,这就是我要的生日礼物。”

犹豫再三,肖战答应了,或者说他根本不知从何拒绝。

他从一开始就拒绝不了王一博。

因为是他先动的心。

 

08.

之后的日子,可以说得上是相安无事。

王一博就如同失忆了一般,在外人面前,与肖战的相处方式还是同往日一样打打闹闹。

但是,当周围人的注意力转移后,王一博会第一时间移开目光。

肖战心里很清楚,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回不到从前,他知道王一博也有着同样的想法。

这样的相处不算轻松,至少对于肖战来讲是很煎熬的。

他一边瞻前顾后,一边却又害怕王一博的“喜欢”是之于角色。

他甚至后悔过,当时为何那般违心。

可是说什么也晚了。

 

杀青的日子来得比想象中快,肖战要跟“魏无羡”告别了,他心里是很不舍的。

不光是舍不得这段日子,更多的是那个人。

此番故事皆成回忆,无数相思不舍,却无可奈何

肖战比王一博先杀青,他想,能比对方先走出来一步也挺好的。

王一博的助理早就抱着花等在旁边,肖战心下一动,至少再带走最后一个东西吧。

“花可以让我给他吗?”肖战礼貌地朝助理笑了笑。

“哦,可以!”说着,便把手中的花束递给了肖战。

肖战在剧组的人缘很好,从上到下没一个人不喜欢他,自从上次肖战主动帮助理搬过东西后,好感简直到了MAX。

“如果是你送给一博的话,他肯定更开心。”助理兴冲冲地说。

“是吗?”肖战自言自语着。

“战哥,一博拍完了,快去吧。”助理在一旁提醒他。

王一博被围在人群中,人们都道着祝贺,他礼貌地点头回应。

肖战抱着那束花,脚步却有些犹豫,他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。

“哟,这不是阿羡吗?含光君,你家阿羡来给你道贺啦。”

群众演员发现了踌躇的肖战,打趣地喊道。

肖战被发现了,又怎么好再离开?

王一博也看了过来,目光灼灼。

肖战一狠心,心想绝不能让其他人看出异样。

他的嘴角扬起令人熟悉的弧度,轻快地走到了王一博面前。

“蓝湛!”肖战将手里的花束抬起到王一博胸前,“杀青快乐。”

他的心脏鼓动如雷,极力抑制着双手的抖动。

王一博若是再不把花接过去,肖战感觉自己就快要拿不住了。

这时,他的手腕被王一博握住,轻轻地往前一拉,便靠在了对方温热的怀中。

他们的胸膛紧贴彼此,心事却依旧不得纾解。

肖战闭上眼睛,靠在王一博的肩头。

就让我自私这么一次吧,肖战想。

周围的人们纷纷鼓掌、祝贺,就像是在给一对新人祝福。

够了,到此为止了。

肖战率先推开王一博,他依旧是笑着的,让人看不出任何异样。

他双手搭在王一博的肩上,“辛苦了。”

王一博的幽暗的眼瞳,让人看不出心思。

“你也是。”王一博回应。

肖战眼里的失落一闪而过,却被王一博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。

在肖战的手从他肩上垂下来时,他接住了对方的手腕,紧紧不放。

肖战一惊,下意识就去挣脱,又忽然想到现在是在一众人面前。

他随即换上一副调笑的表情,似乎王一博是与他在打闹。

“王老师都杀青了还要打我?这么记仇啊。”

听他如此一说,本有些奇怪的群众都笑开了。

只当他们如常打闹。

王一博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不妥,于是顺着肖战给的台阶下了。

“是啊,”他回答,“能记一辈子。”

肖战的笑有些挂不住,逃一般地跑走了。

夏天的故事,就永远留在夏天吧。

余生或许只能用来回忆。

 

09.

《陈情令》杀青后,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工作生活中。

日子又走上了正轨。

肖战与王一博再没有什么联系,除了在朋友圈里偶尔为对方点个赞。

没有时间给肖战再去想自己的私事,他很快就投入了十月份演唱会的准备中。

每天忙得连饭都来不及吃,回家也是倒头就睡。

他也很庆幸这样忙而充实的生活填满了自己,让他根本无法分心去思考关于王一博的任何事。

这么久了,王一博也没再向他提起“生日礼物”的事,或许正如自己期待的那样,他“出戏”了。

肖战心里不由苦笑,他害怕对方喜欢自己,却更害怕对方不喜欢自己。

26岁的他失恋了,这不是他第一次失恋,却是最难过的一次。

 

演唱会的当天,他收到了宣璐的消息。

“阿羡,晚上我在台下为你加油哦~”

宣璐本人跟师姐江厌离有很多相似之处,比如一样的善解人意,一样的温柔。

肖战跟她私下相处也如姐弟一样,这也是他们还有联系的原因。

“好的师姐!谢谢师姐!”

放下手机,肖战又不可抑制地想起王一博。

他会来吗?他知道我今晚开演唱会吗?

他知道,今天是我的生日吗?

怀着如此忐忑的心情,却丝毫不能影响肖战对演唱会的态度。

他想,如果他在台下,那就更要让他看到最好的自己。

不再是角色中的自己,而是肖战。

 

演唱会结束后,肖战第一个见到的是宣璐。她捧着一大束花,拿着一个礼盒,笑盈盈地看着肖战。

“恭喜!”她先是将花递到肖战怀中,然后再递上礼物,“战战生日快乐!”

“谢谢师姐!”肖战有些惊喜,他没想到宣璐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
宣璐真如姐姐一般,轻轻地摸了摸肖战的头:“希望你新的一岁,也能万事顺利,平安如意!”

肖战眼眶发热,鼻子有些酸,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“璐璐姐,我先让助理带你上去休息一会儿,我去换衣服,然后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宣璐点头:“好。”

 

待肖战换好衣服回酒店时,在酒店楼下见到了一个万分熟悉,且日思夜想的身影。

那人穿着一身黑色,靠在一辆摩托车旁,手中托着一个不小的盒子。

肖战感觉浑身的血液都不再流动,似凝固了一般。

他呆在原地,而那个人已经看见了他,却未向他走来,而是就站在原地等待着。

肖战的心脏快要跳出胸腔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那人身前的。

“一、一博,你怎么来了?”他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王一博把手中的盒子举到肖战眼前,肖战看清楚里面装着一个蛋糕——一个小王子的蛋糕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王一博轻声说道。

“谢、谢谢。”

然后,他慌忙地接过蛋糕。

“演唱会没赶上,对不起,我才收工。”王一博向他解释着。

“没关系,这个,谢谢了。”

太久未见,肖战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语言如此匮乏,一时找不到该聊的话题。

他好想问问王一博的近况,却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。

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,两人就这样无言地站着。

“肖战,”王一博先开口道,“上次你说的话,我想清楚了。”

肖战不自主抓紧了手中的东西。

“今天我过来,就是特意来跟你说的。”

王一博神色认真,一瞬不瞬地盯着肖战的眼。

“我喜欢的是你,不是饰演魏无羡的你,而是本身的你。”

“我性格很冷,话也很少,但你却愿意接受这样的我,我很开心。我喜欢你对我的好,也喜欢跟你相处的时间,如果可以,我想……”

“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你是男人,你比我大六岁,这些我都不在乎,我只在乎你的想法,我知道你也喜欢我。”

王一博似乎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,他的脸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,连耳尖都红了。

但是他的目光没有任何躲闪,坚定地望向心上人。

“战哥,我喜欢你,真的很喜欢。”

王一博的脸在肖战眼里变得模糊起来。

去他妈的顾虑。

肖战如是想着,然后一把拉住王一博的领口,狠命地吻上了对方的唇。

四唇相接,是成倍的温度,烫得隐藏多时的感情喷薄而出。

王一博一怔,随即反客为主,他一手揽过肖战的腰,一手放在他的脖子后,拇指紧贴耳后。

他不满足于表面的温软,撬开了肖战的唇齿,攻城略地,扫尽了一腔柔情。

不知吻了多久,二人才轻喘着分开。

王一博的手移到了肖战的脸庞,轻抚着已经干涸的泪痕。

“幸好来之前吃了几颗薄荷糖,”王一博抵上肖战的额头,“我晚上可是吃的杂酱面。”

肖战听后哭笑不得,“你说这些不觉得煞风景吗王老师?”

王一博笑了,轻吻了一下肖战的鼻尖。

“博君一笑嘛。”

 

他终于亲吻了那晚的星辰。



评论(64)
热度(5233)

© 喻久 | Powered by LOFTER